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玉印

游戏人生,没有实力;游戏文字,功底尚浅;自娱自乐,勉强凑合。

 
 
 

日志

 
 

[原创]强拆爱心学校也需听听百姓声音  

2015-12-28 19:27:53|  分类: 2015年文章发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拆爱心学校也需听听百姓声音

2015-08-31 15:11:44 来源: 千龙网(北京)
  30日,四川凉山州西昌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西昌市索玛花爱心学校被拆事件,凉山州教育局称社会力量办学和支教必须依法依规。此前,网上热传的“最悲伤作文”《泪》,上传者即为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8月31日《京华时报》) 

8月5日,接受完新闻“1+1”采访的凉山州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阿呷还承诺:帮助解决索玛花儿童村身份的问题,把好事办好。让人始料不及的是,等来的却是学校要被强拆的最后通牒。

强拆自然有强拆的理由,“占用林业用地”,“非法买卖土地、违法违规修建房屋”,最要命的还存在严重质量安全隐患,这就足以将索玛花爱心学校立刻夷为平地。

而来自索玛爱心基金会的说法则是,“建设过程中,所有建设用地均是爱心人士出资与原住居民签订土地购买协议所得,且是原有土建筑拆除后的原址翻建。”那意思是不存在“占用林业用地”之说。

既然双方各执一词,外人不好言语。其实,爱心学校的存留问题,最应该发声的是百姓,因为是他们的孩子要读书,如果学校有存在的必要,爱心小学又需要拆除,那么,政府应该将学校选在什么位置,什么时间能够建起来,并且不影响孩子读书学习,是要说清楚的。然而,在这一点上政府只是告诉我们“面包会有的”,而对爱心学校拆除后,孩子们如何安置,却没有具体交代。在这方面确实让公众有点雾里看花的味道。

还有一点让笔者不明白,既然2013年8月15日、2014年3月13日、2015年2月9日曾三次下达责令停止非法办学通知,都没有最后下决心,那么这一次是什么原因,是谁促成了爱心学校被拆最后的通牒?

这一点似乎很关键,虽然新闻没有告诉我们,但我们完全可以从越西县分管教育工作的陈姓副县长那里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最悲伤作文》对县里是“一个沉重的教训”。“……现在发现一些老师的做法,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都对这里产生了伤害。”“要是再闹出一个这个事儿来,你说我们怎么样来承担?”

由此而来的是对支教教师资格证的严要求。尽管整个村子只有两个人识字,在支教点根本没有公办教师愿意去,极度缺乏教师;尽管在县里有教师编制,却因财政原因配不齐教师;尽管8月27日早上,项脚乡校长还给黄红斌打电话问多久把老师派进去,最后却不得不回复,不仅不能要索玛的支教老师,即使有教师资格证也算了,还是不要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